<var id="nfz5d"><video id="nfz5d"></video></var>
<var id="nfz5d"></var>
<var id="nfz5d"></var>
<ins id="nfz5d"></ins>
<cite id="nfz5d"><video id="nfz5d"></video></cite>
?

新聞中心>

集團視頻集團新聞媒體聚焦


改制二十年 濟鋼正青春
——河南濟源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改制發展啟示錄

瀏覽次數:263所屬欄目:媒體聚焦發表時間:2020-11-16 17:28:31

(2020年11月14日  河南日報   第01版  報道組成員/張華軍 宋華茹 孫勇 張海濤 王延輝)

2020.11.16 外部官網 媒體關注164.png

壯觀的鋼鐵城 李鴻 攝

 2020.11.16 外部官網 媒體關注178.png

特殊鋼大棒材生產線 李鴻 攝

編者按

王屋山,孕育了愚公移山精神,見證著百煉成鋼傳奇。

20年前,河南濟源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濟鋼”)成為全國首家整體改制的鋼鐵企業。以改制為起點,20年來濟鋼走出了一條改革創新、共創共享、轉型升級、綠色發展之路,實現了國家多收、企業多留、員工多得、股東回報豐厚的“四個統一”,創造了令業界矚目的“濟鋼現象”。

2003年4月8日,本報頭版頭題刊發《為企業鑄造一個起飛“平臺”》,對濟鋼改制進行深度調查報道,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和強烈反響。在濟鋼改制20周年之際,本報記者近日再次走進濟鋼,解碼企業基業長青、高質量發展的奧秘,為進一步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加快融入新發展格局探尋規律和路徑。

□本報報道組

站在最新版的中國鋼鐵企業地圖前,滿頭銀發的濟鋼董事長李玉田心潮澎湃:“20年前,我們設備簡陋、工藝落后,年產量才30多萬噸,是排不上名次的小不點兒。現在我們穩居國內優特鋼企前五,中西部優特鋼企第一。”

在10月下旬發布的河南民營企業100強榜單中,濟鋼以216.43億元的營收居第14位。

濟鋼人有個“小目標”,就是在“改制19年納稅90億”的基礎上,力爭實現“改制20年納稅100億”。

如此雄壯的底氣從何而來?

來自支撐濟鋼行穩致遠的“三件法寶”:一個好機制、一支好團隊、一系列好產品。

改制重生20年來,“三個一”激蕩交融相輔相成,讓濟鋼活力迸發、動力強勁,屢屢搶抓難得的窗口機遇,化解一次次風險,攻克一道道難關,成為強手如林的鋼鐵矩陣中的“優等生”,先后進階中國企業500強、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國制造業500強和世界鋼鐵企業100強,企業利潤連續十余年位居河南省鋼鐵企業第一名。

“改就真改,不搞‘假把式’”——好機制激發內生動力

濟源城西,一座占地3200余畝的鋼鐵城蔚為壯觀,各類鋼產品從這里銷往大江南北,出口20多個國家和地區。

滄海桑田,今非昔比。而一切的改變,肇始于20年前的那場改制。

回憶起那段歷史,李玉田兩眼放光,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激情燃燒的歲月。“當時企業還在生產,但事實上已瀕臨生死存亡的邊緣,不改等死!”

在那個體制決定效率的年代,傳統國有企業由于產權不清、職責不明、政企不分,長期處于低效率的運行狀態。黨的十五屆四中全會開拓了國企股份制改革的新路徑,掀開了國企重獲新生的歷史一頁。

但當時很多股份制改革淺嘗輒止,甚至“翻個牌子就算改制完成”。在濟鋼當了8年的“救急廠長”,李玉田深知國企的種種弊端,“改就要真改,抓住產權制度改革這個核心,決不搞翻牌公司那種換湯不換藥的‘假把式’。”

在省委、省政府的關心指導和濟源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改制方案數易其稿,最終濟鋼選擇以全員持股形式進行整體改制,5000余名職工共籌集股金近2億元,收購了企業的國有資產,并承擔了所有債務。2001年11月,河南濟源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新濟鋼破殼而出。

改制,改出了凝聚力、向心力。“改制后,體制機制發生巨大變化,員工的個體命運與企業的發展緊緊綁在一起,企業爆發出空前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這也成為此后濟鋼不斷發展的內生動力源。”李玉田深有感觸地說。

濟鋼辦公室副主任蘇曉春回憶,在她結婚時都拿不出錢的婆婆,居然為籌錢入股竭盡所能,急匆匆趕回東北老家,將自家親戚借了個遍。

“職工就像從肋巴骨上取錢串子,雖然疼,可想著企業有咱的股份,自己給自己干,疼也心甘。人人盼著企業好,加油干,創效益。”濟鋼動力廠副廠長劉學飛說。

2015年,濟鋼遭遇資金鏈斷裂危機,借貸無門,無奈發動員工集資。全廠職工把企業危機當成自家難關,幾天之內竟然完成籌款任務,幫助濟鋼有驚無險渡過危機。

改制,改出了新活力、新動力。改制解決了產權不清、職責不明等問題,培育了企業新的成長基因,濟鋼由此步入持續深化改革的良性軌道,“肌體”始終充滿活力。

以提高“人”的活力為核心,濟鋼引入競爭激勵勞動用工機制,按崗位貢獻、技能大小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干部任用實行公開競聘制、建立基層員工評判干部的考核評價體系,員工投票評選濟鋼“十大工匠”,激勵人人爭當“奮斗者”。

為解決改制正向激勵逐漸衰減問題,2019年濟鋼啟動了二次股改,實施崗變股變的動態管理機制并設置了退出機制,800多名骨干員工成為二次股改的受益者,權責利愈加明晰,更好地激發了全員創業創造的積極性。

隨著躋身行業前沿、競爭日益高企,濟鋼引入“阿米巴”管理模式,將考核對象最小群層框定為三五個人,讓他們成為一個經營單元,干得好,就按照效益獎勵。

改革不停頓,活力不枯竭,濟鋼得以持續“保鮮”。

市場的選擇是無情的,卻也是最有力的證明——在河南10余家、全國近200家同時期成立的同類企業中,濟鋼是唯一幸存者。

在原冶金工業部鋼鐵司司長劉勇昌看來,濟鋼改制的模式是“共享”發展理念的生動體現,具有“共創共贏”的持久動力,這是濟鋼20年長盛不衰、連年盈利的基石。

“既抬頭看天,又腳踏實地”——好團隊錨定戰略定力

濟鋼改制發展20年,征途漫漫。有業內專家注意到,每次“鋼鐵寒冬”來臨,濟鋼都幸運地“逃出生天”,經歷多次鋼企大洗牌,非但沒有倒下,反而筋骨體魄越來越強健。

“搞垮一個企業,掌門人一次決策失誤就夠了。”李玉田說,企業決策團隊一定要有大格局,看清大勢,做好前瞻性謀劃、戰略性布局。

改制以來,濟鋼不斷健全市場化運行機制,建立科學高效決策機制,管理團隊不追求眼前的高利潤,而是著眼于長遠,堅守制造業主陣地,充分儲備后勁和潛能,持續走好轉型升級之路。

“個頭”與“肌肉”,如何選擇?

改制之初,省委主要領導來濟鋼調研,提出一個問題:“先長個頭兒,還是先長肌肉?”

濟鋼決策團隊立足企業實際,認定沒有規模就沒有效益,先長個頭。此后濟鋼產能年年攀升,以“一年等于40年的速度”發展,在中國鋼鐵產業版圖占據了一席之地。

個頭起來了,如何長肌肉,成為更重要的抉擇。

2004年,在建筑鋼市場紅火之際,濟鋼毅然決定:由生產建筑用鋼為主轉向生產難度更大的工業用鋼,由此揭開了濟鋼轉型發展的大幕。

“當初,各大國有鋼企都在向板管方向轉產,與巨頭競爭,無異于雞蛋碰石頭。”李玉田是個高逆商的人,他堅信:生產工業用鋼是順應全球鋼鐵品種發展規律,西方以工業用鋼為主,占比達40%—60%,當國家工業化發展到后期,消費升級,優特鋼就是一個發展方向。

這一抉擇引領企業走向一片藍海,此后數年濟鋼獲得前所未有的大發展。

坐以待斃與向死而生,如何選擇?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對于鋼鐵企業來說是一次生死考驗,濟鋼也不例外。長協礦庫存居高,產品滯銷,2009年曾經4個月時間虧損6億元。當時業內流行一種說法,企業不上技改項目是等死,上項目是主動找死。

“唯有堅持產品升級才能走長遠。”濟鋼的決策團隊頂住巨大壓力,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作出了一切資金為技術改造讓路的決定,堅持上馬70萬噸高強度機械用鋼工程。

當先進的生產線建成,鋼鐵市場已走出寒冬,濟鋼的產品適銷對路,企業貨場外拉貨的車輛排起了長龍。

看似偶然的故事,其實隱藏著必然的發展邏輯。

20年間,濟鋼投入資金100余億元進行技改,引進國外高精裝備,建成了一批國際先進、國內一流的生產線,主導產品實現了“普轉優”“優轉特”“特轉精”的梯級跨越,與行業發展趨勢、市場需求變化高度契合,在不斷優化產品結構、提高供給質量中贏得發展主動權。

主業與誘惑,如何選擇?

改制之初,房地產市場充滿機遇,濟鋼也有條件涉足其中。

面對誘惑,頗具企業家精神的李玉田第一反應竟是:房地產固然回報豐厚,但企業這幾千職工怎么辦?

濟鋼,認定了與鋼鐵打交道這條路。

20年來,濟鋼面對過許多改弦易轍的誘惑,但始終堅持實體經濟發展方向,堅守鋼鐵主業,瞄準先進制造業目標,克服重重困難,不斷發展壯大。

金山銀山與綠水青山,如何選擇?走進現在的濟鋼廠區,“用礦不見礦”“用煤不見煤”“運料不見料”“煙囪不見煙”,是名副其實的綠色工廠。

改制以來,濟鋼共投入30億元,對余熱、余壓、余氣、廢水、含鐵物質和固體廢棄物開展循環利用。2017年以來,濟鋼又積極主動投資30余億元進行了整體環保改造,包括煉鋼廠及燒結機除塵改造,原料堆場全部棚化封閉改造,打響了史無前例的碧水藍天保衛戰。

如今,濟鋼人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有了更深的感悟。

濟鋼2013年成為工信部公布的第一批符合《鋼鐵行業規范條件》的45家鋼鐵企業之一,并在連續多年的動態評價中,始終符合行業規范要求。

在國家環保要求日趨嚴格的環境下,濟鋼超前布局,持續加大環保投入,為企業贏得了發展空間。

“趨勢有淺層的,也有深層的,就像海流一樣。當人們看到表層海流自西向東流動的時候,深層海流也許是自東向西的。”多年勇闖市場的經歷凝結為李玉田深切的感悟,“越是熱運行時越需要冷思考,越要研究政策形勢,既抬頭看天,又要腳踏實地。”

“客戶需要‘藝術品’,就做成‘藝術品’”——好產品擴容“生態圈”

企業最終要靠產品說話。濟鋼長盛不衰的秘密,就隱藏在每一塊鋼產品中。

作為國內唯一從直徑5.5毫米到300毫米規格全覆蓋的棒線材優特鋼企業,濟鋼年產鋼400萬噸,在方圓500公里的范圍內,解決了八成機械工業基礎零部件用鋼需求,撐起中國建設和中國制造的“鋼筋鐵骨”。

好產品的背后是工匠精神。

生產中高端優特鋼絕非易事,要針對不同用戶的定制要求,在百萬分之一的單位上控制各種元素的含量。

世界最大的工程機械制造商卡特彼勒公司驗貨極其“苛刻”,要求交貨產品表面不允許有任何劃痕。一開始職工不理解,說又不是做藝術品。

“后來職工逐漸樹立了這樣的理念:客戶的標準,就是我們的標準;客戶需要‘藝術品’,我們就要做成‘藝術品’。”濟鋼銷售公司副總經理岳鴻偉說。

人是第一生產力。“爐內煉鋼,爐外煉人。”這句話在濟鋼各個生產車間隨處可見,“爐內爐外”閃耀著工匠精神。

優特鋼企業最擔心的是質量波動。“‘123工程’并不高深,真正做到了,產品質量的穩定性就能得到保證。”濟鋼企管處處長胡曉慶說,濟鋼強力推行“123工程”,“1”是指“一個培訓”,按做優特鋼的技術要求培訓員工;“2”是指“兩個整頓”,從勞動紀律和工藝紀律抓起;“3”是指“三個穩定”,人員操作穩定、設備運行穩定、原輔材料物料質量穩定。

客戶至上,產品為王,濟鋼成為美國卡特彼勒、阿文美馳和德國戴姆勒、瑞典斯凱孚等全球頂級企業供應商。

好產品的背后是創新精神。

2019年濟鋼投入技術開發費用7.8億元,比行業平均水平高兩倍以上,相當于當期利潤的50%。

以向“中國制造2025”提供新材料為己任,濟鋼牽頭成立了河南省特殊鋼材料研究院,并以此為載體成為省內鋼鐵行業唯一省級創新中心培育單位。與中國鋼研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中鋼金屬制品研究院、北京科技大學、東北大學等國內多家科研院所進行技術合作,構建了完整的高端特殊鋼新材料研發平臺,近年來共開發優特鋼品種300多種,齒輪鋼、彈簧鋼、軸承鋼產量穩居全國行業前五位,為我國汽車、高鐵、風電、海洋工程、工程機械、石油化工等重要產業鏈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工業細糧”。

好產品的背后是服務精神。

優特鋼客戶河南英威東風機械制造有限公司提出問題后,濟鋼技術人員連夜驅車幾百公里上門服務,也由此叩開了雙方長期合作的大門。

近年來,濟鋼不斷深化服務,聘請來自優特鋼領域以及機械、軸承、冷鐓鋼等下游行業的專家,組成專家團隊為用戶提供深度專業服務。

此外,濟鋼確立了“銷售、研發、供應、生產、質檢”一體化攻關的全新經營模式,使企業產品品種更貼近市場,實現了由鋼鐵制造商向優質鋼鐵商品供應服務商的轉變。

一流企業做生態,當下濟鋼正在讓內部生態結成“命運共同體”,外部生態形成“牢固朋友圈”,積極構建發展生態圈。一個大的鋼鐵產業生態也在濟源加速構建,濟源市計劃投資200億元,建設鋼產品深加工產業園,形成鏈式發展、集群發展格局。

“不論國有企業或民營企業,改革的模式和內容可以多種多樣,而目的是相同的,就是要充分發揮人的積極性和創造性,讓企業充滿生機活力。”劉勇昌見證了濟鋼建廠62年、特別是改制20年來的發展歷程,也見多了鋼企的生死沉浮,非常認可濟鋼的經驗。

如今的濟鋼,樸實溫馨的生活區與區劃合理的廠區連成一片,一家村民開的老燴面館“依偎”在濟鋼旁近半個世紀,從曾經的地攤“變身”為遠近聞名的“網紅飯館”,食客絡繹不絕;附近菜市場的商販從濟鋼員工買肉的頻次中感知著中國經濟和濟源發展的溫度。一個企業與一座城市相依相存、相融共生。

喜歡打斯諾克臺球的李玉田,最看重的是“下一桿”。“未來,濟鋼將繼續深入踐行新發展理念,通過更深層次的改革重組,朝著‘國內一流、全球有影響力的優特鋼精品基地’奮勇進發,為中原更加出彩貢獻更大力量。”

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新發展格局的加快構建拓展出更廣闊的空間與夢想。水大魚大。濟鋼這條由改革創新哺育成就的“大魚”,正乘著新一輪改革開放的大潮,青春勃發、恣意成長!



?
公司地址:中國河南濟源產城融合示范區虎嶺高新片區  電話:0391-6688888  傳真:0391-6695008
河南濟源鋼鐵(集團) 有限公司 ©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20 豫ICP備17018696號
溫馨提示:建議使用1920*1080以上分辨率瀏覽效果最佳
欧洲亚洲色视频综合在线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天天看